美专家:二战军费能变成海量就业 新冷战可不行

发布时间:2020-09-10  来源:  作者:江风

原导语:今年真是多事之秋,我们可以从历史角度来梳理一下。就在发表本文的2020年6月,我们正在同时经历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930年代“大萧条”、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1968年遭暗杀之后爆发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和骚乱,以及反越战抗议示威等一系列历史事件的重演(只不过这一次战争的对象并非万里之外的越南人,而是美国自己土地上的有色族裔)。对了,如果上述这些还不足以让美利坚这艘“泰坦尼克号”沉没的话(这艘大船其实在过去几个月里已经撞过好几次冰山了),我还可以再加上一件,那就是迈克尔·T·克莱尔在今天这篇文章里提到的:像美苏冷战那样绑架全世界的一场新冷战正在揭开大幕,上一次冷战以苏联在1991年的崩溃画上了句号。

美国罕布什尔学院和平与世界安全研究项目教授、能源地缘政治专家迈克尔·T·克莱尔2020年6月11日在有“美国主流媒体的真正解药”之称的TomDispatch网站刊发评论文章:《我们与中国之间的新冷战以及这场新冷战对美国人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也就是这艘“泰坦尼克号”的船长)对中国的敌意正在经济、政治和军事等各领域不断升级。不过这一次,我实在无法下注,我真地已经说不好在这场新冷战中最后走向崩溃的是美国还是中国。

事实上,除了像上面那样从历史角度看美国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角度,那就是气候变化。其灾难性影响虽然不是近在眼前,但毫无疑问我们是无法逃避的。人类对气候变化及其对地球环境的影响一直是心知肚明的。可以想象一下,2100年,中国北部人口稠密的平原地区将不再适宜人类居住,而美国东部的飓风、西部的山火、西南部的旱灾和中西部的水灾将更加频繁地光顾这个国家。也许,以人类历史上大国兴衰的传统视角来看待这个世界已经有些过时了,只是人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下面,我们还是回到迈克尔·T·克莱尔的这篇文章吧。作者认为,一场美中新冷战并非当下我们真正所需。

我们与中国之间的新冷战以及这场新冷战对美国人的影响

【文/迈克尔·T·克莱尔】美国的时事评论员和政客们大多已经得出结论,我们与中国之间的新冷战(也就是在不爆发军事冲突的情况下两国所陷入的一种带有严重敌意的竞争状态)已经开始了。《纽约时报》5月15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严重分歧预示美中两国正在滑向新冷战》(Rift Threatens U.S.Cold War Against China)的文章,作者在文中例举了两国围绕贸易、科技以及新冠病毒扩散责任等问题所展开的多轮激烈交锋。而北京最近推出的香港国安法使得局势更趋紧张。特朗普总统随即发出威胁,宣称将取消对香港的特殊相关待遇,同时还将出台相应制裁措施。与此同时,国会里的那些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也开始齐心协力地研究该如何对中国实施严厉制裁。

对于任何一个还记得上一场冷战的人来说,当前局势的发展看起来熟悉得甚至让人感到有些诡异。当前的情况让我想起二战结束后不久美苏两国合作关系的破裂,当时俄国人对东欧的政策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硬,美苏两国展开了舆论上的互相攻击,互不信任的情绪开始不断滋长。华盛顿最终下定决心,美国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对苏联进行遏制并最终将其击败。2020年的今天,那段历史似乎正在重演。虽然当前美中两国在贸易、科学和教育等领域仍然保持着合作关系,但双方似乎都有意切断那些尚存的关系并在广泛的领域里将敌意进一步升级。

华盛顿目前正在商讨的一些惩罚中国的措施的确不会很快对普通美国民众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事实上,那些威胁言论最终可能只会被人们视为毫无新意的情绪宣泄。例如,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共和党议员Jim Inhofe和来自罗得岛州的民主党议员Jack Reed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上提出了规模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他们希望借此巩固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他们曾公开表示,这一举动将“向中国共产党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即美国人民有决心捍卫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利益”。

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太简单了。作为美国纳税人,我们在这场新冷战的“第一炮”中只需向国会致敬即可。国会自会负责把大笔美元转到军火分包商的账户上,这样美国就可以把“捍卫自身国家利益”的信号传递到太平洋那一边的北京。而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开心地挥舞星条旗了!

不过,如果新冷战真的爆发,人们未必还能笑得出来。美苏冷战的历史告诉我们,即便热战不会爆发,对华敌意的升级也将使我们付出代价。也许现在我们的确应该好好思考一下,那样一个被新冷战定义的未来世界对你我这些普通美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疲软的经济复苏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发动对华冷战很可能并不如经济复苏来得重要。任何妨碍经济复苏的事情(包括对华冷战在内)都不会受到人们的欢迎。

与美苏冷战时代不同,当时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少有经济往来,如今美中两国已经在经济关系中互相捆绑,这种经济关系对双方的净财富增长作出了贡献,而美国的农业、飞机制造业等以出口为导向的产业也从中获得了大量利益。

当然,美中之间的这种关系也让许多美国蓝领工人失去了工作,一些美国科技企业的知识产权也因此遭到了损害。特朗普在2016年之所以能够当选,他在上述问题上的煽动言论也发挥了作用。当选之后,特朗普便开始致力于美中经济关系的脱钩,他认为脱离中国的美国只会变得更好。为此,他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而且还出台了多项措施以阻止中国公司继续使用美国技术。

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们指责中国滥用国际贸易规则,而且认为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其实这种关税最终是由美国进口商和美国消费者承担的)是遏制中国经济上升势头的最佳手段,诸位读者完全可以就特朗普的上述两种做法展开自由辩论。问题在于,就在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之后,不但中国的经济增速下降了,而且美国自身的经济增速也出现了下降。

2019年年底,人们当时其实已经意识到,不断提高的关税和两国间恶化的贸易关系正在让全球经济付出代价。就在经济专家们指出改善美中贸易关系、缓和关税战有助于刺激美国经济在疫情中复苏的同时,特朗普和以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为首的那些鹰派盟友们却认为此刻正是强化反华措施的最佳时机。总统本人也已经发出暗示,他将对中国商品加征更高的关税并采取措施加速两国经济的脱钩进程。特朗普5月中旬对福克斯商业新闻记者Maria Bartiromo表示:“我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我们可以切断两国之间的一切关系”。

切断一切关系意味着什么?一些政策制定者认为美中脱钩有助于刺激美国经济增长,因为那些在中国设厂的美国企业届时将把工厂搬回美国或搬到美国盟友那里。考虑到当前美国民众十分渴望工作机会,上述观点其实忽视了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那些在中国生产的跨国公司会把生产线迁往墨西哥、泰国、越南等低成本国家;其次,即便有公司把生产线迁回美国,这也需要多年才能完成,而且毫无疑问,最终那些回到美国的工厂只会采购更多的工业机器人而不是雇佣更多的美国工人。

我的基本观点是,从经济角度来讲,美中冷战升级必将破坏美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势头,降低数百万美国人获得就业机会的可能性。




上一篇:美侦察机伪装马来西亚飞机 在海南与西沙群岛间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更新
 
精彩图片